新年话民俗:吃饺子过年

发布日期:2017-01-23 10:02:19 来源:网络 作者:碧海银沙网讯 点击:0次 字号:增大 减小
  

 

饺子(资料图 黄翠萍 摄)

碧海银沙网讯(文/龙 鸣 编辑/金 臻 蔚 青)饺子绝对是中国文化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符号,典型的国粹。

一说国粹,就想到京剧,在综合性的复杂程度上,饺子和京剧好有一比。京剧论其形式,有念、做、唱、打;说其行当,分生、旦、净、丑;提到唱腔,有二黄和西皮; 脸谱的颜色,有红、白、黑、黄、蓝和绿、金和银。大幕一开,这么多元素揉合在一起,功夫高深的角儿使出浑身解数,就是要告诉你什么叫精彩纷呈。要在国外,哪有这种包容融通的精神?西方文化讲究分门别类,京剧里的念白发展成话剧,光说不唱不舞; 做功发展成舞剧,光跳不说不唱;唱功发展成歌剧,光唱不说不舞……

饺子里的复杂性,一点儿也不比京剧差,一家普通的饭店,就能做出两百多种。可分为十大系列,有素馅类、水产类、野菜类、保健类、海鲜类等。这十大类可以说是纲,纲中有目、目下有科、科内有属、属下有种,举个例子吧,斯琴高娃在拍戏时,号召演员们把喝剩的茶叶留着,她攒了一盆,和上猪肉,淋上麻油,加了葱姜,包了一顿茶叶馅饺子,吃得大家满口清香,念念不忘。茶叶都能做馅,还有什么食材不行?各种食材又相互搭配,充分展示中国人的创造力。这样说来,研究中国的饺子有多少种,恐怕能写一本专著。

说到学术,先要溯其根源,饺子是如何产生的?有个通行的说法提到东汉南阳医圣张仲景,网上查到的故事是,张医圣从长沙做官退休的那一年,天气异常寒冷,很多无家可归的人面黄肌瘦,衣不遮体,把耳朵都冻烂了。张仲景让徒弟在南阳东关的一个空地搭了个棚子,支上大锅,为穷人舍药治病,那天正是冬至,舍的药就是“祛寒娇耳汤”。就是把羊肉和一些祛寒的药物放在锅里煮,熟了以后捞出来切碎,用面皮包成耳朵的样子,再下锅,用原汤再将包好馅料的面皮煮熟。面皮包好后,样子象耳朵,又因为功效是是为了防止耳朵冻烂,所以张仲景给它取名叫“娇耳”。

我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。理由是用羊肉馅的饺子来治疗“很多无家可归的人”的冻耳朵,功效不见得好。那简直是从根本上扫除饿馁,不是医家干的事。就算是张医圣铁了心去干,所花银两可否承受得起?古代赈灾一般施粥,成本比较低。就病人的角度看,就算张家倾其所有,让他们吃上一顿肚儿圆,也治不好烂耳朵。除非能在这个爱心棚里住上十天半个月。

风起于清萍之末,未止于草莽之间。这个故事能够流传至今,恐怕真有点影子。我想恐怕是这样,病人耳朵冻伤了,需要把药包裹上,医圣想来想去,想到面粉和成面泥裹药包上,正好是耳朵的形状,又保暖又入药,取名“娇耳”,何等形象?等病好了,有些饿急的人不嫌埋汰,把耳状药包煮着吃了,感觉大好,从此为各地中国人欣然接受并发扬光大。随着蒙古帝国的征伐,饺子传到了世界各地,派生出俄罗斯饺子、哈萨克斯坦饺子、朝鲜饺子等多个变种。在流传过程中,有的民族技术不行,包着包着露馅了,干脆一起煎了,吃起来味道还不错,就将错就错,取名披萨,后来居然回来卖。“娇耳”在中国慢慢讹为饺儿,饺子,与“除夕”、“过年”等概念形成一个系统,有了非同一般民俗学意义。

据说“夕”乃厉鬼,为人间一年的晦气郁积而成。“夕”在每年腊月三十日新旧交替的子夜时分,便会出来祸害人间。这时,“年”便出来帮助人类。“年”是专门对付怪兽“夕”的神仙。“除夕”之时,神鬼交战,人便个个争先,奋力当助攻。纷纷燃起爆竹,形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,一时间,神州大地,硝烟四起,炮声震天,气势恢宏,“年”听了精神大振,一鼓作气,把城隈、村头以及人们心中的“夕”都除了,此刻也到了子夜子时,要吃“饺子”,意为“交子”,有新旧交替之意。次日大家清晨早起出户,但见四处挂红,炮屑满地,撒在白白的雪地上,人们精神焕然一新,走出家门,见人就轮圆了作揖,相互庆贺,共同感谢“年”神,是谓拜年。这一拜,拜出了好心情,化作笑容挂在脸上,营造出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。不管见了谁,甚至不相识的人,都要问声“新年好”!拜出了人情味,同事朋友,即便平时有点小磨擦,产生点小纠葛,也在这相互一拜中烟消云散,正可谓一拜泯恩仇。当然,这之前也要做好铺垫,年关将近时,把该还的钱还了。后来,年神演化为节日,“拜年”变成“过年”。

这一整套柔软而又坚硬的民俗,沉淀为中国人的文化基因。一到年关,不管离家多远,有钱没钱,都要回家过年。回家过年是对庸常生活的一种调整。在老百姓平凡的生活中,是人生中富有仪式感的时节。过年了,大人在这时候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,痛痛快快地喝一杯,走走亲戚,彻底放松一下;孩子们要穿新衣,吃平时见不到的好东西,看花灯,放鞭炮。所形成的混合气息叫做年味。入了腊月,有谚云:三祭灶,四扫屋,五蒸馍馍六杀猪,七、八,乒 乓(剁馅子),九、十,包扁食(饺子),年味一天比一天浓。

品其味,年味里有墨香。贴在门楣上的对联和贴在堂屋前柱子上的楹联喧染出一派喜庆气氛。我们村有一位老先生,一到春节,他就早早准备好笔墨纸张。年根前,求字的人成群结对地来了。有人研墨,有人扶纸,闹哄哄的一院子人。老先生精神大振,绾起袖子,笔底生花地写“红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为桥”,写“三尺瑞雪三尺玉,一犁春雨一犁金”。他不用看书,心里似乎有写不完的诗词名句。旧历年最后一个下午。老先生倒背着手,和一群老友在村里走一遭,感受年节的气氛,参观在门楣楹柱上举办的个人书法展,那心中的熨帖、舒坦,像喝了二两老陈酒,微微醺醉了。

年味里有油香。到年根,家家户户过油,炸鱼炸肉,炸山药炸耦,炸焦叶炸丸子。让孩子们躲得远远的,怕他们童言无忌,说跑了这眼前的福份。这时候除了那些拿着鞭炮四处乱窜的孩子们,很少有人串门,你如果有时间到村里转一圈,会听到吱吱啦啦的过油声,闻到扑鼻的香味。你想,这时节定然是村村飘香,乡乡飘香,整个神州大地竟都飘着一股浓浓的香味了。这是我们中国人最为阔绰的一段日子了。

年味里有酒香。过年是酒类消费的高峰,是劳碌了一年的人们喝酒的日子。平时既便得了好酒,也舍不得喝,“留着过年喝”!过年喝几杯,似乎才能喝出特殊的味道。过年和谁一起喝酒,也大有讲究。我见过几个关系密切的农村爷们,除夕夜在没有火的清冷屋子里凑在一起喝酒,一连能喝八九个小时,喝下八九瓶酒。这家的主妇在一旁伺候着,桌上菜凉了热,热了凉,后来主妇困得撑不住去睡了,几个爷们还在喝。他们缓缓地啦着总也说不完的内容芜杂的家常话,默默守岁。翌日拜年,人们见了面免不了问一句,你们昨晚上喝了几瓶酒?

生活水平提高,抹杀了人们对物质的期待,按过去的标准,现在是天天在过年。但人们仍然要千辛万苦赶回家乡吃那顿饺子,包饺子是所有中国母亲的拿手绝活,从小吃母亲包的饺子长大的人,走遍天下,所有的美食都不能取代,所以要回家寻找过去的老味道。对崇尚亲情的中国人来说,更多的是对其制作过程的怀恋与追求。比如说是北方的除夕夜里,窗外雪落无声,屋内灯光暖人,锅里热气腾腾。母亲和面,父亲赶皮,儿子媳妇围在一起,手指翻飞,话语不断,其乐融融,一家人分工协作,所包出哪里仅仅是饺子?薄薄的饺子皮里,包进了所有的关爱与希冀,思念与祝福。熟悉饺子文化的老人家一边包一边能说出许多讲究:芹菜馅谐为勤财,韭菜馅谐为久财,白菜馅谐为百财,还有人将糖、花生、枣和栗子等包进馅里。吃到糖的人,来年的日子更甜美,吃到花生的人将健康长寿,吃到枣和栗子的人将早生贵子。红红的火苗滚开的水,饺子下进去,不一会就漂起来,打了冷水再煮,香味就飘出来,此刻外面会响起辞旧迎新的鞭炮,盛上饺子,也盛出了对来年美好的期望,外国人哪里享受过这个?

中国人,秉承上苍之意,秉承双亲之意,听从民俗的招唤,尊重生活的节奏,在两个农历年之交40天左右的时间里,有30多亿人次人口流动,人们从工作的地方赶回老家去吃饺子。奔涌的人流形成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迁徙奇观,名叫春运。

分享到:

(责任编辑:chaoou)

上一篇:攻坚克难,团结实干,全力打造具有湛江特色的国家级滨海旅游示范区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【免责声明:本网有部分文章是通讯员转载自互联网,供读者交流和学习,若有涉及作者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我们及时对相关文章进行删除或其他方式处理 。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站不承担责任。谢谢监督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