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读“世界都是坡头墟大”

发布日期:2016-07-25 16:51:17 来源:网络 作者:碧海银沙网讯 点击:1次 字号:增大 减小
  

 


埠头仔通往坡头墟的古道旁边留下的破旧民房(李土寿摄)

碧海银沙网讯(图文/特约摄影师 李土寿 编辑/金 臻 棱 枫)“世界都是坡头墟大”,这句民间自创俗语,起源于具有500多年历史的坡头墟,至于何时何人记录文献现在却无法考证。本来是随口而出的一句话,谁知雅号既出,竟不胫而走,一语风行。

从龙王湾的埠头仔回望坡头镇远景(李土寿摄)

(一)墟

墟也叫圩,意为集市,两广人称趁墟,北方人称赶集,川黔称场,湖广称市,就是现代人所谓的“逛街”。宋或明初以前,坡头墟被作为贸易之处,是“于村围适中之地,架木为梁,覆茅代瓦,以蔽风雨”。原点——公使堂一方平坦空地,即今日的坡头老街。

史载,明永乐二年(即公元1404年)形成了坡头墟,三条狭窄小街,“老街”(后改名为东风路)是墟上最繁华热闹的一条街市,售卖席包、麻类,兼有药、盐、土产糖等副食品店;“谷行街”以售卖谷物、花生油、黄豆、烟叶等;“鱼街”(后改名为胜利路),以卖鱼为主,兼卖日常食物。

至明末,坡头墟商业有了长足的发展,各地商人纷纷在此开起商店,批零兼坐贾应运而生,还有走乡串户的商贩。当时饭店、旅舍、商铺、当铺鳞次栉比,一家挨着一家,各种食品和日杂用品成行成市,外地的桐油、樟脑油、八角、桂皮等山货,以及布料、西药、火水、钨砂等洋货也应有尽有,出现一些以幌子招揽顾客的固定字号商铺,如“福泰号”“裕兴昌”等商行,当地成立商会,成为方圆数十里名声显赫的墟市。

本世纪初,坡头墟仍然是繁华的地方。

龙王湾的埠头仔,是连接坡头墟的古道(李土寿摄)

(二)趁墟

每逢农历一四七墟日,人们纷纷放下手中的农活,呼朋唤友,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向坡头墟,呈现一幅生动而又热闹的景象:通往墟场的三条主道上,走来了一队队趁墟的人们,他们挑着、背着、挎着,三五成群,相互打着招呼,把欢声笑语抛洒在牛车路上。

时至正午,展眼看去,墟场全是黑压压的人头,人山人海。此刻,你会感叹这是“世界上最拥挤的地方”。

墟场中人声鼎沸,吆喝声、叫卖声、议价声混成一块,此起彼伏。整整花去大半天,你才会从摩肩接踵的人流中满头大汗地挤出来,你会像每个初来趁墟的人一样,发出这样的感叹:墟场上的瓜果、零食特别多,吃得撑爆肚皮了。有从城镇拉来的各类糖果糕点,有来自几十里外其他县乡村的西瓜、芒果,有汁多味甜的菠萝、鲜甜的荔枝,有来自附近乡村的水磨豆腐,有本地的红米、蕃薯,香喷喷的油炸鬼。随着季节更替,墟场上更换着新花样,橙子、甘子、石榴、杨桃、甘蔗、黄豆、绿豆、花生、芝麻、茶叶、烟丝,该有的尽有。你想采购那些农副产品,一定会让你满意而归。总之,墟场里再多的东西散场时也卖空买空,这已成为墟日的惯例特色。

人民公社时期,认为墟日多影响社员参加生产队劳动,便将一四七日改为一五日。尽管少一天,但在那物质文化贫乏的年代,人们仍然把趁墟当作一件乐事,当作一个重要的日子,甚至相亲会友都是选在墟日里。清代一首竹枝词中就描述当时墟日摆卖情景,且将男女幽情融入其中,颇具意趣:“一四七日大墟期,侬卖茧绸郎卖丝。丝爱织成绸爱剪,剪来容易织来迟。”

置身其间,你能感受到那浓浓的节日气氛。趁一次墟,肩挑手提一大堆经济抵买的货物,真的好爽!逛惯了都市里商场的人们,不一定会领略到墟场那浓郁的乡土风情,只有经历过一次或几次,你便会由衷地感叹,来墟场里逛一回真值。

坡头墟通往龙王湾海边码头——埠头仔古道上留下的断墙(李土寿摄)

(三)行商

坡头墟历史悠长,考古发现鉴江下游出土汉代古越人独木舟。历史上,广州湾是中国南方著名的天然海港,紧邻香港,自古航运业发达。而坡头墟位于粤琼通衢必经要道,鉴江、沿海和陆路皆通,与梅录、黄坡、芷寮等墟市联成一片,构成商品流通的网络,商业贸易日益繁荣,成为广东地方经济的动脉。在清代,曾有文字这样记载当时“坡头墟”的盛况:“万船齐集,长橹如林,大有成都成荫之势。”“万历间,闽广商船大集,创铺户百千间,舟至数百艘,贩米谷,通洋货”。至民国,就有福建漳州行商数百人进行长途贩运贸易,还有法国、葡萄牙及中国多家海运公司,1931年商船货运量达1500吨。

这种行商的贩运贸易,打破了“墟”和“市”的地域界限,它既是外地商品的消费终点,又是本地商品运销的起点,还沟通了城乡间商品交流,起到商品集散的市场和桥梁作用。由于交易量和货币流通量大,坡头墟具备了市集贸易、铺户(坐贾)零售和行商贩运贸易三种商业形态,涌现了许爱周、陈绰才、梁俊等一批富商巨贾,他们不仅占有广州湾三民路、东堤路一带半数物业,也垄断了整个广州湾航运业。其中,许爱周从小随父亲经商,开创“福泰号”专营花生油、黄麻、蒜头等食品杂货,后经营洋货,20世纪20年代填海造地,经营酒店和商铺,遂成为地产大亨——“广州湾首富”,拥有一百多间店铺和其他物业,最大一处是赤坎宝石大酒店。抗战期间,他利用法国的中立地位,大量收购外轮,商船远达东南亚各国,成为远近闻名的船运巨商,雄居华人船东之冠,坐上一代“香港船王”宝座。

古时,坡头墟最近龙王湾海边埠头仔不足一公里,就是经如今 “仁海花园”前直达垉屋村边。(李土寿摄)

与此同时,在海风的送扶中农耕经济悄然变化,随着生产和交换的发展,商品经济渗入农村,有的农民把稻田改种经济作物,如桑树、黄麻等,出现大量可供交易的农副、手工产品,由最早的物物交换满足生活必需,变为非农户也参与买卖、交换,让墟市的效用和内涵得到扩展,使坡头农产品的商业化程度不断加深。因而,不少人从昔日的农民蜕变为小商品生产者,他们身兼多重身份,半渔半农,或由渔而商,或以务农为基础,辅以专业技术,如装运木排、撑船运输等为依托,创办家庭副业:纺麻织布、砍串柴、削竹钉、编竹篾圈、小磨坊(做豆腐)等小手工业为补充,也有既养鱼又种黄麻,更兼营买卖。

商业贸易发达,突破原来家庭副业的传统地位而成为主业,大量多种经营主业的出现,促进坡头墟的繁荣,为坡头后来的经济发展奠定了产业经济基础。

(四)结语

随着坡头经济的发展,人们物质、文化生活的丰富多彩,不再把趁墟当作一个重要日子。有民俗专家认为,趁墟文化正逐渐消失,但“墟”这种买卖的形式不会消失。墟市,不单是地方经济活动中心,而且还是地方社会文化活动的中心,不仅为满足人们日常所需提供了极大的便利,同时也带动了一些集镇的兴起,此外还为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流传提供了重要的场所。还有专家希望,代表着几代人集体回忆的趁墟,应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仁海花园前古码头—埠头仔(李土寿摄)

上述,坡头墟的大与小,就其影响范围而言,归结如下:

其一,船通四海。坡头有麻斜海湾、三合窝海峡、银海湾、鉴江和南三岛,岸线长200公里,港湾海河纵横交错,航运业发达,是古代“海上丝路”货物集散重地。明朝万历年间,广州、潮州、香港及福建甚至外国商船到此贸易,至民国曾诞生一代“香港船王”。

其二,山海呼应。坡头东连鉴江,是沟通广信与粤西的主要内河航道(古广信位于梧州、肇庆、云浮一带,是两广之宗,唐分岭东岭西两道,宋设广东广西两路,均以广信为界),山货源源不断随江而下运至梅录、坡头转销各地,而洋货和沿海产品又溯江而上到达广西首府南宁。山货与海货中转贸易,驰名海内外。

其三,租界重地。法租界最高行政机构——广州湾公使堂建在坡头墟,设置兵营。民国初年设立邮政局,还有一间培养行政人员的法华文学校。1936年坡头墟发生震惊中外的“三月三万人抗法”事件,连法国人都不得不承认世界是坡头人最厉害。

其四,交通枢纽。北靠广信腹地,处在楚人和中原汉人进入雷州半岛的交通要道上,古驿道上留下法租界的旧海关楼,1976年以前未建石门大桥时是连接粤琼必经之路。

其五,多元文化。自古就是中原、古越、海洋、广信四大文化的交汇之地,兼容博蓄的多元文化打造出独特而璀璨的文化。

倘若我是坡头人,哪怕我走遍全球,要问“世界哪最大?”我一定自豪地响亮地说:“世界都是坡头墟大!”我是坡头人——我自豪!一句话,这是子女对母亲的爱,这是坡头人对故乡的爱,这是世上最珍贵、最真挚、最值得自豪的爱!

分享到:

(责任编辑:chaoou)

上一篇:省幼教专家到吴川作计生家庭发展讲座

下一篇:2016年全省卫生计生半年工作会议召开

【免责声明:本网有部分文章是通讯员转载自互联网,供读者交流和学习,若有涉及作者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我们及时对相关文章进行删除或其他方式处理 。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站不承担责任。谢谢监督!】